浩然文史 / 待分類 / 西方第一位女詩人,因無窮的愛慾而自殺,...

分享

   

【4px查詢】西方第一位女詩人,因無窮的愛慾而自殺,詩文之優美至今無人超越

2021-09-29  浩然文史

童年薩福在海岸邊

她是古代最著名的才女,也是一位奔放自由的藝術家。她的一生充滿情愛和誘惑,既對自己的女徒弟產生愛意,又在遭拒絕後移情別戀,最終因情自殉。薩福就是這樣一位性格獨特的女詩人,她的故事至今仍被我們傳誦。

一、薩福是lesbian(女同性戀者)一詞的始祖?

薩福毫無疑問是一位“好的愛人”,她在一生中都致力於追求愛情,但最終並未獲得自己喜愛之人的矚目。在古希臘,異性戀和同性之愛都是被人接受的,這種“開放”的眼光即便放在今天也會讓人稱奇。羅馬詩人奧維德曾稱“薩福的詩歌堪稱女子同性之愛的教材”,現代德國學者利奇德則認為,“薩福是一流的詩壇奇才,也是一位慾望無窮的女同性戀者”。

古希臘通常用tribad一詞指“親密的同性愛人”,該詞的詞意是指“撫摸”或“相互擁抱”。直到著名的女詩人薩福被人們熟識,以她家鄉萊斯比島(lesbi)為稱呼的單詞才開始替代原詞,最終發展為英文、意大利文、法文等多種語言中描述“女同性戀者”的詞彙。由此可見,薩福女詩人的同性戀者形象一直存在於西方人的記憶中。

柏拉圖曾在《會飲篇》中借阿里斯托芬之口敍述了人們性取向不同的原因,他認為最初的人類是“一體兩半”的,有人是男人體,有人是女人體,也有人是“半男半女體”。由於這時人的力量十分強大,遭到了天神的妒忌,宙斯便把人類劈成兩半。這時開始,只有“半男半女體”者會尋找異性的“那一半”,而原本“同性一體的人”,自然會去尋找同性的配偶。這樣的解釋聽起來相當有趣。

男人蔘政、女人聚會的希臘風俗:兩性分離

二、“女詩人”薩福其人

薩福一生著述頗多,寫過抒情詩、頌婚詩、頌神詩等。她的著作曾被彙編為詩集九卷,但大多已經散軼,現存的著作僅一首完篇和三首殘篇,其他的詩歌多見於其他古典作家的引作中。西方人曾用“女詩人”一詞特指薩福本人,可見她在西方文壇中地位之崇高。

大約公元前612年,薩福出生於古希臘的萊斯比島,童年薩福的生長環境優渥,她的貴族家庭曾給予她良好的文學培養。從薩福成年後的興趣愛好來看,這位女詩人可能學習過豎琴演奏,以及一些基本的舞蹈技巧。奧維德在《女傑書簡》中稱,薩福的父親在其8歲時去世,只留下母親克萊厄斯單獨撫養其長大。幼年喪父的打擊使薩福的個性變得敏感而脆弱,其對寡母的依賴逐漸形成為一種全身心的依靠,甚至到了成年也對女性有着不一樣的“愛感”。

青年薩福在思考中

人們不清楚薩福在喪父後的生活處境如何,但根據其他作者所引,她似乎常在城邦的議事廳中出沒,併為各色險要人物斟酒。要知道,參與城邦政治在當時是男性的特權,薩福能夠在小小年紀躋身於政客身旁,一定有其雄厚的財力做支撐。學者們曾對薩福的髮色進行過討論,有人支持她為“紫發”的説法,因在阿爾卡埃烏斯的作品中,她的頭髮被用來比作葡萄。另有人支持她為黑髮或灰髮的説法,也都有證據支撐。

無論怎樣,薩福一定是一位外貌姣好、性格敏感、才氣空前的優秀女子。在希羅多德的記載中,青年薩福曾寫詩作抨擊其兄的狎妓癖好,認為該惡俗能為人帶來“永恆不盡的墮落”。薩福的家庭至少在青年時代遭遇了變故,她的母親可能從生活中消失,而兩位兄長的形象也愈發墮落。薩福本人此時很可能失去了政治依靠,她曾有過被政敵逐出故鄉、放逐西西里島的經歷,這些變故與城邦的政治環境有關。

薩福與政要們相伴

三、薩福的往後生平和愛情故事

在接連遭遇家族變故和政敵打擊後,薩福不得不遠走故鄉,在希臘各島環遊求學。關於薩福的遊學活動,歷史學家們在記述中有很大出入。有人説,薩福在青年時代曾廣泛辦理“學院”,收納那些社會名流的女兒們加入。她會教導女孩們修辭和文法的技巧,但她的教學活動顯然是無甚章法的。薩福常帶着“女伴”(女學生)出遊遠行,並在回城時為她們擺設豐盛的筵席。就這樣,在出遊的談話和筵席的交往中,薩福已經將知識傳授給她們了。

薩福也擁有自己的信仰,她敬仰掌管詩歌的繆斯、掌管愛情的阿芙洛狄忒等極富魅力的女神,這表明她自己也願意做一位充滿魅力的女人。薩福的詩歌表現出了這種情感,她常將男人描述為“天神”,將自己描述為誘惑天神的美女。她的詩作充滿着熾熱的感染力,彷彿在寫作和戀愛時,自己已然不在凡間。在薩福筆下,世上的眷侶本就超然遠離俗物,他們之間的愛甚至勝過一切。

憂鬱敏感的薩福

對愛情狂熱的追求使薩福變得衝動。她愛上了自己最得意的學生阿狄斯,併為她寫作了幾首抒情詩。她記敍道,“阿狄斯,我很久之前就愛上了你。當時我仍在花季,而你卻少不更事。”但在這種衝動表現出來之後,阿狄斯卻同另一位教授詩歌的女祭司好上了。這時薩福咒罵道:“阿狄斯,我所有的念頭都縈繞着對你的恨意,你讓我徘徊在地獄的門前。”但到最後,薩福的失望終於結束,她又創作了一些惋惜和決意放棄的詩作,表示願意結束這段單相思。

不過,一些學者對薩福的性取向仍有不同的判斷。古典時期的作家雖將其描述為一位“放蕩不羈愛自由”的同性戀者,但古代羅馬至中世紀的作者們卻不這麼認為。10世紀拜占庭的《蘇達辭書》中就有記載,“人們對薩福戀愛傾向的判斷純屬誤導,她是一位真真切切的異性戀者。”而啓蒙運動之後的學者們傾向於認為她是一位宗教領袖,她的語言更多是精神性的關懷,而非肉體上的情慾之愛。

文史君説

根據記載,薩福最終死於跳崖。據她生前的遺作顯示,薩福在當時的的確確愛上了一位男人,可能是薩福在體驗過淒涼世事之後,更願意尋找一位堅實的依靠吧,但她的求愛還是失敗了。最終,心力憔悴的薩福帶着她那一身的才氣縱然躍向大海,她苦苦追尋愛情的那顆熾熱的心也隨着這一跳從懸崖上跌落,破碎在轟鳴不斷的巨浪海岸旁。如果説荷馬是西方文學之父,那薩福就是站在他身旁的“母親”。她的詩作之優美雋永,幾乎是無懈可擊的,以至於至今仍被學者們誇讚為“繆斯的創造”。薩福的一生無疑是悲劇性的,也許只有對待感情如此細膩而敏感的人,才有可能成為真正的詩人吧!

參考文獻

利奇德:《古希臘風化史》,遼寧教育出版社2000年版。

裔昭印:《薩福與古希臘女同性戀》,《史林》2009年6月。

(作者:浩然文史·瓷國垃圾堆)

    0條評論

    發表

    請遵守用户 評論公約

    類似文章 更多
   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

    ×
    ×

    ¥.00

   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:

    開通即同意《個圖VIP服務協議》

    全部>>